金合發娛樂城

大人的戰爭──離婚下的親權與衝突

愛與成全不只是口號

離婚者的告白:放下打仗念頭、輸贏執著,和孩子一起海闊天空
(設計/黃禹禛)
文章尺寸
qq分享
假如書籤
送往專題

有的人描述離婚如「小说重生」,因為關係的巨變不知识對個人的衝擊,更如一場自我管理管理研究,刨挖掘出個人进親密關係裡,脚色饰演與自我管理管理之間的稳定平衡。若果離婚成為選項,這條在路上有还没有可能会尽量不要捉對廝殺?《報導者》訪問4位經歷離婚的家人,在關係的激动撕扯間,他們決定把他的執念退後一點,把幼儿的标准推前一點,花時間療癒幼儿、也與他谅解。如下訪談內容經由訪問者翻整,以第1人稱自述。
01「不用自媒體攻防,我不要孩子這樣理解父母的離婚」
2017年藝人柯以柔經歷前夫郭宗坤被媒體揭露外遇後,2022年7月正式離婚。4年7個月的官司,綿長而波折,柯以柔幾乎每天都在有71萬人追蹤的Facebook粉專開直播做團購,卻鮮少在社群上吐露訴訟的艱難、也避免用自媒體的聲量進行離婚攻防。將離婚形容為「人要修仙,必度七劫」,說與不說之間,有她修煉後的智慧。
꧁❀jWmDl❀꧂Fill 1
藝人柯以柔經歷4年7個月離婚官司,如今重整自己。(攝影/陳曉威)
藝人柯以柔經歷4年7個月離婚官司,如今重整自己。(攝影/陳曉威)

柯以柔,43歲,藝人,2022年離婚

2012年暴露婚變後,鋪天蓋地全都是新聞,感情自行鎖在家带孩子一共整整兩個时间,好不自信的,因為公眾名人身分的關係,痛楚被缩放好多倍。前我进来,別人望着是知名;現在进来,天下人都会在討論我的私事。訴訟是一场远远超过像的疼苦歷程。當時LINE的對話紀錄要作為證據呈給法庭,老爸印了整整300頁,幫我分門別類、劃重點。一審第一场次開庭,我想回家哭喊了4個小時,因為法庭問我的問題,讓我覺得好害怕。官司纠纷案開庭的前兩週我来開始緊張,但6年後已經進化到,開庭後然后上粉專视频直播,粉絲本身察覺不用我真的剛從法庭回來。當一個学生在宇宙黑洞中時,一些人拖住你的手好最重要。當時,我媽媽我俩說,「離婚是否沒什麼,妳不會因为跟別人不一樣」,她始終适用著我。還有Facebook粉專两位素昧一生的粉絲,因為看出我的新聞,私訊關心我,她也是離婚訴訟過來人,後來時不時就傳訊息過來,分享一下未來在打打官司中可能会發生什麼事,似的在給我「教戰守則」,讓我定心;這快乐的緣分长期牵挂我3年,到打打官司打贏我們仍繼續聯絡。現在撞见身邊有老朋友離婚,那我也就成为了幫助與牵挂的那雙手。這幾年可以看到太多人用自媒體處理離婚,我內心太多感慨说说。6万年前外遇新闻真相爆發時,我并没有得到媒體訪問,新闻真相後我開首位場网络直播,只要捏捏小籠包,什麼都沒談,結果或是去了新聞。其實當時,我念頭无比單純——不会我哭啼、伤口大罵、或是發文,都會在網路刻下切不可抹滅的紀錄,我就不我希望未來我的胎儿,是透過這種事要分析你的離婚。大眾你看在螢光幕前类似很冷靜,其實,暴跳如雷、七竅生煙,這些我还經歷過。前的我是急驚風,肚子里裡藏不好話,但訴訟後,就學會不要衝動。有时,见到離婚藝人其他人攻擊的網友,終究會不會局其他人,我们「追劇」概率只會泡到基石,誰能知晓對與錯?劉嘉玲說過一下話:「時間就是一個健談者,會為你解釋所有所有的的,尽量不要在它發言前先入宪問題。」见到這段話我就不決定,让我讓時間去證明所有所有的、而如果不是在自媒體搶著發言。雖然我跟丈夫的起诉很糾葛,但我們有共識,宝爸妈妈的状况,不應該影響到闺女。宝爸媽媽雖然分開,但闺女行同時擁有我們的愛,不必须去做選擇。
學習安排給自己的假期,往未來前進
༺❦jfgOT❦༻Fill 1
柯以柔最深的體悟是,離婚官司裡沒有贏家,每一次的出庭,都是學習跟調適。(攝影/陳曉威)
柯以柔最深的體悟是,離婚官司裡沒有贏家,每一次的出庭,都是學習跟調適。(攝影/陳曉威)
起诉落定後,我發的聲明寫著,想,我當時都有着點為自个儿驚嘆,我已經進化到是可以用祝福的话语的形式,為這件事做個了結。當然我或是有点內心的小劇場,但我選擇很静谧地呈現出來。按着输送鍵那刻,也我就是自个儿選擇正式释怀。現在和前老公輪流照顧孩童,對我來說这就是學放下,也開始學過本身的生命。這對一個三寶媽來說是久違的體驗。離婚後,我才慢慢發現能够有「媽媽的暑假」,約好友 吃個麻辣烫火鍋、喝個好酒,本身去露營。露營在離婚過程中,給我好大的療傷與舒壓,它很裸着,时刻每早拉開帳篷,每個人都披頭散髮、沒洗手沒洗臉,坦誠相見,當藝人将得一种很完善的,但露營時,你能够很真實。仙俠劇裡都演,主脚要成仙事先,需用先仙女下凡經歷七劫,就能够煉化飛昇。我覺得我和他感觉喔!我經歷了離婚的痛楚,但煉化後,無論在EQ、同样的道理心、生歷練,我全部都成就了一個更优质的人。
02「我們想告訴兒子,你不會失去任何一方」
佑佑爸爸(化名)和佑佑媽媽(化名)是一對選擇不走上法院離婚的夫妻,從相爭親權(俗稱監護權)、到願意各退一步放下執著,都是為了他們心中最軟的一塊──7歲的兒子。他們搭起了離婚前的保護傘,帶孩子慢慢適應在父母家輪流居住的生活,也用滿滿的愛持續灌溉,告訴孩子:「你沒有失去任何一方。」
ༀ꧁꫞aHnoA꫞꧂ༀFill 1
佑佑媽媽在兒子3歲時選擇分居,在離婚過程中努力尋找對孩子衝擊較小的路。(攝影/陳曉威)
佑佑媽媽在兒子3歲時選擇分居,在離婚過程中努力尋找對孩子衝擊較小的路。(攝影/陳曉威)

佑佑媽媽,43歲,教師,2022年離婚

2012年結婚,試管嬰兒当了一大堆年,好不同易也有了兒子佑佑(复姓名字)。佑佑生人時就也只有一顆腎臟,佑佑母亲相當保護小同学,我比較樂觀,或许是鼓勵你和一样小同学一樣,到處跑跳、坠床了也沒關係,如此和母亲常伴教養上爭執。二零二零年寒期,我覺得在婚事中已快喘不過氣,決定搬出去家,到中南部生活的。
离婚後我試過消费心理諮商,也諮詢律師,想爭🐻取佑佑的親權。律師說,必須蒐證證明宝宝不適牵手照顧孩儿,给我嚇好几回跳。雖然我不想喜歡這段關係,但有有需要這麼破或撕裂嗎?并且孩童这样上检察院,充分肯定很受傷。從律師事務所回來後,我拚命Google,碰巧得到兒童福利待遇聯盟的,我至今牢牢貼在電腦前,每次傳訊息給爸爸,都盯著那張紙,反覆修改文句再傳送。

比方说之前遭到小孩發销路外,我會会直接責怪妈妈爸爸:「你都沒跟我講!」現在我會試著說:「我想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有什麼去处我就可以幫忙嗎?」原來對話間可以有十几个對「你」的指責,要有多一點「我」的關心。商談間我同样進一点心思,我憂心宝宝和妈妈對胎儿照顧不夠细至,始終不願意對親權放开手,但若自問他并非是好宝宝和妈妈?其實他是,就是我要學著放手擔心。想通這點後,我鬆口讓胎儿留給宝宝和妈妈照顧。這個改變,也終於完成已正式離婚的討論。
꧁❦༺Vsicw༻❦꧂Fill 1
佑佑媽媽(左)在兒童福利聯盟北區社工處資深主任李惠娟(右)的協助下進行家事商談,學習與佑佑爸爸溝通,如何在分居後協力照顧孩子。(攝影/陳曉威)
佑佑媽媽(左)在兒童福利聯盟北區社工處資深主任李惠娟(右)的協助下進行家事商談,學習與佑佑爸爸溝通,如何在分居後協力照顧孩子。(攝影/陳曉威)
已仪式離结婚前,我都没有用謊言泡沫包吃胎儿,却是告訴他,媽媽和爸妈沒辦法相處得太好,,因此想分開住,但你想要時,我們會立马到你身邊。离婚時剛好遇到病疫情下推进改革遠距工作上,我們讓佑佑在兩家輪流住,「試營運」几年多後,才已仪式離婚。佑佑還沒辦法理解是什么「離婚」這個名詞,我只問他,你现在爸妈、媽媽家都開心嗎?他總是點點頭。我會拥抱他,你開心、虽然我開心,既然是较好的狀態。和我爸妈是偶有滑动摩擦,現在LINE全都封鎖狀態,我們寻找到的新溝通水管是Email,并没有果断回覆的壓力,讓對話輕鬆更多。現在佑佑週間在宝爸家、週末在他家。宝爸的照顧很細膩,課業、醫院回診,他會負責,我則帶同学向外跑。感情六日业务全推掉,帶佑佑去五星山、動物園、象山、九份。走入婚烟後,我的精神狀態提升,每個週末見面,都能有滿滿的能量转换倍投在同学头上。我告訴本人,把某一场和同学相處的「質」拉高,就不可去爭時間的長短。
「接受它,為劍拔弩張的關係創造改變」
╲⎝⧹yOUys⧸⎠╱Fill 1
面對離婚,佑佑爸爸從剛分居時的惶恐不安,到接受、學習如何獨力照顧孩子。(攝影/陳曉威)
面對離婚,佑佑爸爸從剛分居時的惶恐不安,到接受、學習如何獨力照顧孩子。(攝影/陳曉威)

佑佑爸爸,46歲,教師,2022年離婚

佑佑的媽媽當年懷孕時,通常情况萌新家里人應該很開心,我卻是滿滿擔心。在佑佑过后,我們有一个個無緣的寶寶,懷孕20週時媽媽回回娘家,結果过程中破水,寶寶就離開了。我到現在还有很自責,一旦當初有同行业、馬上帶她就醫,都是都是結果就會不一樣?這件事對和我佑佑的媽媽都很衝擊,可能性傷痕沒處理好,延續等到了之後的關係。佑佑初生後,我老怕他出突然,不敢再經歷得不到一個孩纸,也因老两口有有许多爭執。2030年,佑佑的媽媽说出離婚,獨自摆放到西南部。远比對我個人的打擊,我腦子一轟,想的卻是:「慘了!佑佑之後怎麼辦呢?」當然,两地分居後她仍异常關心胎儿,但我始終不願意離婚,擔心對佑佑衝擊小了。那节時間佑佑過敏很嚴重,偶尔晚上鼻子不通气哭鬧,我安撫不止,就打給遠在北部地区的她,但隔著電話,佑佑媽媽又幫不上忙,同学一邊哭,我們一邊爭執,不歡而散。我花啥时候時間才學習到,同学有時候是情緒要發洩,不一定是很嚴重的問題,要多觀察,才华放下来擔心。佑佑的媽媽找到我做離婚「家务事商談」時,我心裡想的是,若商談順利,就是是就不離婚了?但商談幾次後,我们都漸漸認知到她的堅決。社工商部门談員常對我有着消息提醒效应,有時我們嘴皮說為小孩子好,心裡想的卻是自身。没有了战友姊妹的佑佑,把我跟媽媽當他更好的小伙伴,出轨离婚这段黄道吉日,我開始和佑佑聊心裡的态度,他對婚事還没有了市场概念,仅仅是很孩子气地說,爸爸和妈妈媽媽时常生气,远不如分開住,他覺得這樣我不錯。
꧁❀sKuqx❀꧂Fill 1
佑佑爸爸拿著孩子的畫,畫中的熱氣球載著大人小孩開心升空。(攝影/陳曉威)
佑佑爸爸拿著孩子的畫,畫中的熱氣球載著大人小孩開心升空。(攝影/陳曉威)
一开始會覺得,我们的一生走到了離婚這每一步,也并非很失敗?但後來好想,若果無法接纳離婚,我和我佑佑的媽媽永遠劍拔弩張,接纳它,仍然还可以創造一定改變。後來簽離婚協議書的時候,一般来说協議會合理安排子女们隔週週末輪流在家属家過,但我主動和媽媽說,每週都讓子女们去找她也沒關係。我當然晓得,這樣就失掉和兒子一个週末出遊的機會,但你不我希望子女们和媽媽疏離,就當週一至五努力奋斗照顧佑佑,六日媽媽剛好接收。我告訴佑佑,不过是生存状态做一點調整,但他並都没有失掉家属什么其中一方。接下来來我還能改變什麼?即是把儿童帶好,讓我和邻居媽媽間的不滿漸漸淡去。現在逢年過節,我們有的是兩家分開過,但等儿童長大,會不會哪天冰釋前嫌?也許哪同一天,我們會二次同食幫佑佑慶生。
03「找回完整的自己,是一場漫長的自我療癒」
跨國,對離婚父母意味著永遠有一方與孩子跨海相隔。COVID-19疫情下,就著視訊與孩子對話、隔離一個月起跳只為見孩子一面,是他們的日常。外國政府封城後,Amy(化名)為了女兒要留在海外或台灣與前夫打官司。她如何在極為緊張的關係中,放下內心對官司輸贏的執著,選擇支持孩子、也癒療自己?
꧁༺༽༾ཊkOpIjཏ༿༼༻꧂Fill 1
Amy在6年前離婚,孩子親權的官司打了兩次,今年才完結。(攝影/陳曉威)
Amy在6年前離婚,孩子親權的官司打了兩次,今年才完結。(攝影/陳曉威)

Amy,43歲,上班族,2017年離婚、2022年結束親權官司

我和我前男友都曾是在外国事业的台灣人。女兒小布(取网名)4歲時,我儿童意外翻出前男友手機訊息,發現他在且外边有第三者、小四、小五。小叔子外遇對我愈来愈衝擊,我一直以来都責怪属于自己,人是俺選的,是俺做过錯誤的決定,掙扎著把關係又撐了一大半个月。那時我住20幾樓,向窗台望時,常想跳落下去,最後或是決定離婚。當地一切遛孩儿的台灣媽媽聽到,批評我太自私,說「這樣孩儿就没有了系统的家了」,但我當時想,我得活下來,我的男孩才行繼續有媽媽。離婚後,小布輪流住在我同丈夫家,一開始沒問題,但2021年,我帶小布回台過年,时不时疫情报告爆發,我決定留台居住在了,也想把女兒留着台灣上小學;但丈夫堅持要將儿子帶回國外。討論過程中,某日我毫無預警地寄来一种司法局的文書,才發現丈夫已經偷偷摸摸找了律師,控吿我强占小宝宝。那时我們首次打纠纷案,當時我光想,丈夫如果想要小宝宝,我某种最好不要讓他得逞。纠纷案一打就5個月,小布說她怀念國外的同學,我們最後協議讓儿子回老家念書。小布遠在海的另个端,之後兩年,我只会认清一年過年,飛出國,方能實體抱一抱她。要成功這個願望,得向机构爭取一個多月的长假;我也光在國外、台灣兩端隔離,就会28到35天,實際和女兒相處只能是弹指一挥间1、2週,但再幸苦我全部都願意。小布是個把話往心裡藏的孩子们,不會与我說傷衷肠。我們離婚沒幾年後,情人出现了新伴侶和初生兒,小布在淘宝的这天,可能渐渐地很無聊、很寂寥吧!開始封城的这天裡,她整天會打五通電話給我,只為与我講講話。她喜歡畫畫,隔著視訊教我畫圖,我们就在螢幕另个端,拿一組紙筆,隨她的指示标志畫小免子、小熊宝宝、我是兵。
༄༊Cxhfl࿐Fill 1
喜愛畫圖的小布,常與媽媽Amy分享自己的畫作。(攝影/陳曉威)
喜愛畫圖的小布,常與媽媽Amy分享自己的畫作。(攝影/陳曉威)
當外國封城的管理開始放鬆,跟她前女友託人帶小布飛回台灣。母女在台灣一起过打了个個快樂暑期後,小布有一天显得突然跟她說,我想要停留在台灣讀書。我特别驚訝,告訴她,假若父亲不答應,我們可能或许是还要上朝廷,妳確定嗎?她特别堅決地跟她點點頭。於而我又和前女友展開討論,那而我們其次次打纠纷案。
不是爭輸贏,是支持與繼續愛孩子
第1 次進检查院調解,我們足够爭執了7個半小時,那1次,审判员警示我們倆都去上親職教学課。後來我真滴有去嗲地上課。還記得1堂的心理问题師,拋出一個問題:一個對婚姻关系不忠的男友,也可以无法能仍是一個照顧婴儿的好爸妈?我從來都没有用這種层面想法過,當場眼淚止忍不住地流。1次打诉讼時,我和邻居情人的心態是「必須贏」;但其實婴儿同時要有爸妈和媽媽,令天踏入法院执行,我們已經都輸了。下一下調解時,我請前任老公的律師轉告他:现如今没有結果如果,就不会指誰贏了、誰輸了;我們在一块想辦法,讓婴儿能有穩定的環境。我的爱態改變许多,來法官討論並不会因為我猜测要小娃,却是因為這是婴儿你要的,我都是适用她。前任老公提什麼條件,我大区域都相互配合,最後,前任老公也妥協了,讓小布留着台灣。定案後,我並都没有如想像力中到达神清氣爽,就不像在阴暗的房間裡待久了,点忽然我们走房间外,必須要花一點時間就要適應突彼以來的光洁。從發現外遇、到離婚、到我又重复變回一個全部的人,這段時間是漫長的自我价值療癒,花了很余年的時間。我會想再為了小孩上法官,在法津的攻防、跟她的内心,這已經是一种個終點,万事万物还是很好的科学安排。我眼底下有個刺青,也是個小布畫給我的圖樣,上文寫著「小布愛Amy」,我問她,為什麼是不寫「小布愛媽媽」?她說,每個人都会有媽媽,但只Amy而我的媽媽。現在我會帶小布去夜市玩,射空氣槍,贏回來的小朋友玩具放置她床周边,定期我待在小朋友玩具堆間和她道晚安。不只是不離婚,才叫給孩纸完正的家,現在的我們就是個非常的有愛的家。
꧁❀RjekN❀꧂Fill 1
Amy捧著小布最喜愛的娃娃「小酪梨」,是母女一起在夜市玩遊戲時獲得的獎品。(攝影/陳曉威)
Amy捧著小布最喜愛的娃娃「小酪梨」,是母女一起在夜市玩遊戲時獲得的獎品。(攝影/陳曉威)
索引
01「不用自媒體攻防,我不要孩子這樣理解父母的離婚」
02「我們想告訴兒子,你不會失去任何一方」
03「找回完整的自己,是一場漫長的自我療癒」
用行動鼓励報導者獨立的精神力量,是公民权权思想方面的條件。獨立的媒體,功能守護公共性領域,讓公民权权的討論和本来面目浮現。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方式投入到服务性領域的調查與层次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可以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于,在獨立随时升级的基本原则下,时空穿梭在各項首要服务性議題中。你的的不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新闻事件的本来面目,邀請你添加 3 種的不支持方案设计,找我們混着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史。
今天依 CC 創用真实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用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软文的顺利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鼓励,我們以非營利经营模式運作,邀請你倒入 3 種鼓励方法,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句子有賴讀者的贊助做好,我們以非營利方式運作,邀請你倒入 3 種兼容方式,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報導者支持方案上線,用你的方式支持報導者!
開創組織永續經營之路
報導者支持方案上線,用你的方式支持報導者!

{金合發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九州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雄厚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威樂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雄厚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雄厚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威樂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威樂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威樂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威樂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