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合發娛樂城

大人的戰爭──離婚下的親權與衝突

「以子女為本位」的家事司法願景

過載的家事法庭能否攜手社區,好好傾聽、接住離婚案裡的失語兒少?
面對父母相爭親權,離婚家庭裡的兒童有許多說不出的心裡話,需要被人傾聽與理解。(攝影/陳曉威;設計/黃禹禛)
文本深浅
共享
建立書籤
造访專題

過往应该對離婚起诉的想象力,是在刑庭上對立攻防,對婴儿傷害極大;但自1在一年(20十二年)前上道後,家人矛盾刑事出現轉向,離婚涉黑案件上,審判不想要是主軸,更是由刑事人員和社福人員、專家聯手,引導爷爷奶奶坐着來協調、看見婴儿的處境,並為一個家人連結資源。但這也含意每段階段都想要更細緻的作業,實務中臨嚴峻考驗。
「阿姨,妳帶我回家好不好?」
花蓮地院的家庭矛盾調查官林寶霞,首个次到幼兒園訪視5歲的痘痘(化名为),当前的同学就闪出這句話,令她隱隱有點心神不安。痘痘由媽媽和爺爺姥姥帶大,家长離婚後,有一天,老爸突然將痘痘帶走,和繼母一起来照顧,永远不好另外的亲属和痘痘接觸。兩亲属為了搶同学,鬧到了区法院,人民陪审员派林寶霞來調查,釐清同学被照顧的實際狀況。那个天在幼兒園,点点找到林寶霞,莫名其妙衝過來緊緊抱着她。幼兒園老師找到点点對一個素不相识的少妇這麼熱情,嘖嘖稱奇:「他連對爸爸和妈妈跟繼母都不這種反應!」
當下一個問號埋在林寶霞心裡,和這個企业运行2個月的期間,她進每一步破案,發現痘痘在妈妈家很緊繃、在媽媽家卻表現不妄(註)
在親權官司中的家庭,法院通常會先下「暫時處分」,約定孩子平常由一方家庭照顧,但週末需固定與另一方家庭會面。
;但学校里被老師問到普通家庭居住,小豆也只會反覆說「繼母對我特好、繼母對我特好」。林寶霞最後挖出来驚人阴谋论:小豆被不當照顧,原本没有病重,卻被繼母持續餵食精气神问题藥物。原來那时候對陌生的大姐的異常熱情,是孩子们隱晦的求援訊號。
林寶霞趕緊蒐集證據、还需准备報告,人民检察院動起來,最後实现目标讓小红豆返回到媽媽身邊。後來,林寶霞再去探視過,這做次,小红豆不想展現出那樣故意的親暱,林寶霞指导,那意思著宝宝安全管理了。這没有林寶霞一是次從胎儿一閃即逝的反應中,追出他們本身想拋出的訊息。在當家調官前,林寶霞當過醫院社工,她說,和肢體受暴被送進醫院的胎儿相比于來,多数離婚家居的胎儿更不忍易被看見、但很需求幫助。
ༀ꧁꫞RtOJo꫞꧂ༀFill 1
遇上分隔兩地的離婚家庭,家事調查官需要進行跨縣市訪視,才能釐清孩子在雙邊家庭被照顧的實況。圖為花蓮地院家調官林寶霞出差時在下榻飯店做家訪工作準備。(攝影/陳曉威)
遇上分隔兩地的離婚家庭,家事調查官需要進行跨縣市訪視,才能釐清孩子在雙邊家庭被照顧的實況。圖為花蓮地院家調官林寶霞出差時在下榻飯店做家訪工作準備。(攝影/陳曉威)
什麼是家事調查官?
2010年《家务事惨案法》上高速後,設置了「家务事調查官」(簡稱家調官),迄今为止全台僅有49人。家調官像「区法院兄弟的延申」,直屬於区法院,具備公權力,承区法院之命調查该案件中的任意事項,搞成報告修改资料給区法院,他們也是負責轉介各種社福資源服務進入個案家人的主要较色。

家調官可以進行多次家訪、調閱當事人就醫、聯徵紀錄,和鄰里長、老師等關係人會談,更可以跨縣市訪視。家調官最常調查的是未成年子女親權(俗稱監護權)案件、老人監護宣告案件。在親權案件中,家調官常被指派的任務包含:調查子女被照顧狀況、支持系統、子女和一方家長同住的意願、該家庭適合連結๊哪些社福資源等等。

離婚家庭裡的未成年子女想說什麼?
台灣每年約5萬對配偶離婚,根據,2021年,台灣單年離婚家庭裡的未成年孩子達5.1萬人
父母離婚時,需簽妥離婚協議書,到戶政事務所辦理登記,離婚協議其中一個面向,是決定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負擔人(即俗稱的「監護權」,正式名稱為「親權」),此為該年度有辦理親權登記的未成年子女數量。 但由於法律並沒有強制規定離婚協議一定要寫明親權,也不排除部分父母並未替子女做登記。
,這個數字10年來都維持在差不多水準。若離婚家庭為孩子的親權打官司,法官為了釐清衝突高張難解的家庭圖像,就可能指派家調官調查。家調官會單獨訪視孩子、父母雙方,因此成為第一線的聆聽者,甚至能聽到父母都沒察覺的孩子有形、無形的心聲。
當家調官7年,林寶霞常發現,小学生早以認知到爸媽感情婚姻裂开,定义水平遠比小孩儿像地更熟透。面對逐渐離婚的家属,不一样的特質的小学生展現出的心思差異巨大:有的小学生無法在爸媽間设计出選擇,一直以来都請她不要再讓家属離婚;就有的小学生已經看透了家內的爭吵,我希望家属分開。林寶霞說,她一直問女儿,有没有了人可不应该訴說?女儿總搖搖頭,「他們都不晓道,原來這些事儿是可不应该講的。」但這些聲音,其實很还要被聽到。
孩子心聲的百面相
有時展現出來的,但是程度是有形化的的話語。林寶霞說,有的孩纸面對亲人的衝突,用行為發洩壓力:会是功課退步、跟同學战斗、规格聲、情緒化⋯⋯這些異狀背後病因毋庸易被看見,家長只覺得孩纸「變壞了」,卻沒想得到這些行為轉變,其實是孩纸無聲的控訴。
極難被處理的「忠誠兩難」
很男孩想言說的时候,藏得比单单从表面的語言深些。高雄美少年及婚姻纠纷人民法院家調官組長趙偉志,是第一点屆(2014年)招考的家調官,近二十年經歷中,常知道男孩陷于「忠誠」的兩難。他調查過一個離婚家廷,小學低年級的宝宝向媽媽告狀:「妈妈让我關在房間裡,不讓我出來。」但趙偉志詢問宝宝,宝宝說出的卻是另外個历史故事:「哪一日妈妈称我寫功課,可是我好要想进来玩,所以说妈妈把房間門關起來,和我寫功課⋯⋯。」當趙偉志進一歩詢問,為何他沒向媽媽說出一件事原委,宝宝就冷漠了。趙偉志說,當他把真凶傳達給爸妈時,一般来说爸妈會先愣個兩、五秒:「幼儿有什麼動機要騙我?」趙偉志會進一个步骤解釋:這是幼儿只能已的求生证能。高衝突家用的胎儿,會猜測爸妈雙方要聽到的訊息,或者在一人家長身旁,展現出敵視另外一个人的態度,以「宣示忠誠」。許多幼儿對爸妈愛恨交雜,卷入混亂。

林寶霞告訴《報導者》,最難處理的案件都是學齡前到小學中年級的兒童,對父母的依附關係強,最容易被捲入高衝突、或出現忠誠兩難,但也正是這個年齡對人格身心發展影響最深遠,心裡留下傷不是長大就沒事。

只不过,許多在纏訟間自顧不暇的家長,不特定有学习能力察覺闺女无法受罪。台北市地院家調官吳思萱描繪操作時里常看見的場景──兩邊的爸妈爭相向家調官「證明」對方的照顧有缺位,或者試圖稀釋對方在孩纸在我心中的关键性性。吳思萱常拋出問題:「你們有没有了在孩纸身旁爭吵?你認為這對他會有什麼影響?」本以為爸妈應該有自覺,她卻發現並非这样的。一名家長或者和她說:「沒影響!因為我的孩纸是天秤座的,天秤座通畅認為別人的人和事和他沒關係。」

吳思萱說,作為家調官,他們的工作不只是調查,更透視一個家庭纏住的結,一邊提點父母看見孩子的處境,停止對立;一邊回報給法官、找社福資源趕快進來幫忙。

轉向的家事司法,如何和社政聯手幫助離婚家庭?
╲⎝⧹bnqYZ⧸⎠╱Fill 1
2012年上路的《家事事件法》標誌家事司法的重要轉向,如今各法院設「家事服務中心」,由社工駐點,提供資源轉介。圖為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內的家事聯合服務中心。(攝影/陳曉威)
2012年上路的《家事事件法》標誌家事司法的重要轉向,如今各法院設「家事服務中心」,由社工駐點,提供資源轉介。圖為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內的家事聯合服務中心。(攝影/陳曉威)

長久以來,法院被民眾想像為打官司、爭輸贏之地,但近10年,家事法庭出現很大的翻轉。實務工作者發現,光是審判、卻沒有解開家庭真正的結,當事人收到結果後心不甘情不願,只會再來打官司。於是,2012年上路後,擘畫出從審判轉向資源連結的司法藍圖。

幾項关键改變,除此之外的标准離婚案件审理在進入訴訟前需強制調解
「訴訟」要出庭辯護、證據調查,程序冗長、通常衝突張力極高,訴訟結果經審判單方面決定。 「調解」則不用辯護、證據調查,由地方仕紳或有法律、醫療、社工、心理專業背景的「調解委員」充當和事佬,帶著當事人協調,理出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案。 第23條規定,「家事事件除第三條所定丁類事件外,於請求法院裁判前,應經法院調解。」涉及離婚相關的夫妻剩餘財產分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負擔、交付子女等案件類別,皆屬於需要強制調解的範疇。如果調解不成,才進入訴訟。
,由社區知名党外人士或專家擔任的「調解委員」,帶當事人協調另一半也可以接手的情况报告;也增設了「家庭矛盾調查官」,同时由社工或心理上師等專業知名党外人士擔任的「程序監理人」
程序監理人是法庭上未成年人的權益守護者,他們會實際訪視家庭、和未成年人建立關係、了解其需求,並專業判斷如何才是對其最好的選項,代表未成年人的立場與法院溝通。 程序監理人不直屬於法院,而是從全台具備心理、社工、精神醫療等各式專業的人員編選成名冊,再由法院依照個案需求選任。
──這些人物角色都拥有權限一次進入家长訪視,與當事人树立關係,成功了讓大法官進的一步掌握當事人與儿童實際狀況的视口。
前者,各法院网也開始設有「家庭矛盾服務核心」,由縣市政道路工程府委託民間組織的社工駐點,能提供親職幼儿教育、出庭亲自服務、心里健康諮商轉介,但如果當事有日子局面,社工還都可以協助其申請就業、社福補助这些等等。

司法院少年及家事廳廳長謝靜慧是法官出身,19年前(2004年)台灣「家事調解制度」第一次在士林地院展開試辦,她是,一路看著家事司法從司法院的一個小組,升格成一個廳,各地方法院也獨立出家事法庭。2018年她接下廳長一職時,心中最想做的就是推動「以子女為本位」的家事司法,希望司法能看見家庭裡未成年人的處境、接住他們。

謝靜慧形容,現在的家事法官,就像一位「個案管理師」(Case Manager),手握各式資源,能指派不同專業協助家庭。

舉例來說,一個家居來打離婚打官司,大法官會先找適合的專家來調解,若立刻察覺當事人育兒觀念偏頗,會先請去上幾堂親職課;實際進入審理,将会派家調官、或選任执行程序監理ꦺ人訪視,釐清家居問題主导;若過程中當事人迸發放松身心症狀,先轉介諮商心理状态師,過了幾個月,法官再繼續審理;離婚後若當事人探視小朋友又有爭端,将会還要請社工來協助小朋友與爸爸妈妈们,台灣有約1成5的民眾服務實施計畫, 當一個擁有未成年子女的家庭面臨分居、離婚,🍬不用進法院,而是透過民間的社工,進🅠行4~8次的會談,社工陪當事人協調出未來照顧子女的安排,費用由政府負擔。2022年,全台22縣市都有團體提供「家事商談」。

事實上,當有第三方者加盟協調,有機會提示信息父亲母亲看見娃儿,都有将改變一個家庭环境。推向兒童活动聯盟(簡稱兒盟),北區社工處督導員、也是家务事商談員的呂安君,包括兒少商談員吳欣儒坐靠家务事商談室裡迎来我們。兒盟是全台早期開始做的民間團體,202半年他們更新增加了「兒少商談員」,當一個企业來商談,會有社工與爸爸妈妈討論,也會另有一个社工單獨和男孩對話,再把男孩的意思是什么轉達給爸爸妈妈。吳欣儒是兒盟第一个個现在這份本职工作的社工。

吳欣儒分享一組令她印象深刻的個案家庭:媽媽想離婚,先行分居,但爸爸不願意簽字,癥結點始終是擔心4歲的兒子會承受過大衝擊。

哪一天商談,孩童的反應令他城市印象最深。吳欣儒準備了好幾張色紙,請孩童呈現他近期的生话;孩童挑了兩張喜歡的顏色,分開置放,代表着母亲家、和媽媽家。每當吳欣儒試圖把兩張紙放于一件,孩童果断衝過來,把色紙缘何分開,童言童語的告訴她:「放一件(爸媽)會爸爸妈妈们吵架,會不開心,分開比較好。」還拿著車子比畫,和她說明自行怎样在兩個家来回。在互動中,吳欣儒漸漸釐清孩童的需求,小男生怕的是不爸爸妈妈们分開,可是要是强迫換幼兒園,很有可能要交新家人、碰上新旧師,他有一些的焦慮。
꧁༺△TykSz△༻꧂Fill 1
兒童福利聯盟的兒少商談員吳欣儒,在會面室內說明與孩子商談的經驗。(攝影/陳曉威)
兒童福利聯盟的兒少商談員吳欣儒,在會面室內說明與孩子商談的經驗。(攝影/陳曉威)
而子女的心聲,被社工帶進家属的知识面裡後,也確實帶來改變。吳欣儒轉達胎儿的做法、和重视的工作後,本来面目劍拔弩張的母亲和妈妈妈妈们,才鬆懈下來。後來商談想有过大轉向,媽媽没有的要求兒子一些跟自个儿,而向后看骤,讓胎儿落在母亲和妈妈家,念一个間幼兒園,母亲和妈妈也鬆口願意離婚,但兩人混着擬了計畫,讓胎儿能否每週輪流和母亲和妈妈妈妈们相處。
家事商談仰賴自願參與,尚待推廣

然而並不是每對父母都有這樣的機會。根據社家署統計,2022年僅有不到千案(948案)使用家事商談服務,和全台每年約5萬對離婚家庭相較,只是九牛一毛。

社家署副署長張美美的受到《報導者》訪問,表达出来社區式婚姻纠纷商談阶段是在「布建期」,政府性焦點购彩在與服務單位确认共識,包括調整補助金額、輔導NGO從民間接案而非從法院接案
自2002年起台灣開始有NGO發展「家事商談」服務,兒盟是最早推動者。社家署則自2004年起開始對家事商談進行補助。但早期,由於法院調解給調解委員的費用極低,部分NGO改以「家事商談」名義進行法院調解,再向社家署申請補助,「家事商談」變相成為調解的一種名目,大部分都是承接法院轉案。 2020年社家署頒布「推動社區式家事商談服務實施計畫」,強調「家事商談」應在社區做,與法院調解區分,也納入地方縣市社福中心可以優先轉介脆弱家庭個案到家事商談的機制。 不過,目前仍有一半以上(54.1%)的家事商談是由法院轉案而來,離社家署期望民眾不用進入法院、在社區便先可以接受服務的想像,差距仍遠。也因為社區案量遲遲無法提升,兒盟北區社工處資深主任李惠娟說,他知道兒盟之外的部分組織,社區做不起來,又回頭接法院的案子。
、人員訓練,各类縣道路工程府社福網絡宣導,讓他們優先轉介皮软家庭环境個案來商談,還未將最主要的心血足球投注在向大部分民眾宣傳。
而婚姻纠纷商談仰賴自願參與,呂安君說,常遇上想離婚的一立方來求救、請另一类立方來商談時就被拒絕。張好看坦承,追根究柢,台灣國情習慣自己进行解決「家內事」,民眾不多會想着要找社工幫忙。
現代婦女基金會司法社工部主任、同時也是家事商談員的黃心怡表示,現行家事商談照案量補助、而非直接補人力,基金會多是利用原有社工分攤家事商談工作,接案量有限;而案量不多,又導致NGO遲疑特聘人力處理商談,形成惡性循環。社家署則回應,已經陸續規劃提高補助給付費用,2023年起家事商談費的補助由每次800元調升至每小時2,000元顯示,2022年地方法院受理的家事事件
家事法庭處理和民眾身分關係相關的「家事案件」,包含:繼承、家暴保護令、監護及輔助宣告、收養、保護安置、死亡宣告、以及涉及婚姻和親子關係的案件,如離婚、夫妻財產分配、親權(俗稱監護權)、扶養等。
達196,946件,是30年翻番;账户扣减還未結案的3萬件,約6成為繼承非訟案情、家庭暴力保護令、監護及輔助宣告
對於精神障礙、失智、長期昏迷、植物人等有嚴重心智缺陷者,如果需要代替他管理財產、安排照護等,需先向法院申請「監護宣告」或「輔助宣告」,由法院選出監護人來代替他處理。
。而涉及婚姻和親子的案件則散見各項統計中,實務工作者告訴我們,離婚和親權會併案統計,很難單從數字看出案件重量,但涉及未成年子女的案件,法院工作需要深入家庭、連結多種資源,最難處理、耗時,且法律允許民眾針對親權一告再告
法定家事訴訟的審理期限為1年4個月,就算離婚案處理再久,也必須在1年4個月內有結果,判決結果確定後,當事人即不得再次提起離婚訴訟。 而孩子的親權屬於「非訟事件」,審理期限同為1年4個月,但非訟事件提告沒有次數限制,導致家長可以一直反覆提告,比如孩子判給媽媽後,過一段時間爸爸探視不到孩子,又可以進法院要求改定親權。
,許多案子是同一組家庭反覆進案。
根據自《家务事行为真相法》上牌起,了結1件家务事案例需要的時間直線提高──2011年僅需127日,2020年已達191日,是刑事行为真相(99日)的2倍、民事案件行为真相(32日)的16倍。台北市地院家調官吳思萱形容一个人,诉讼庭、刑事庭業務以審判為主,可不可以「批發製造」,家务事庭卻如「手工diy業」,調解、調查、轉介資源都所需時間,快也快不会起來。對人家的協助愈細緻,愈考驗家庭矛盾人民法庭的人工手动操作負荷。

,全台家事法官只有141人,家調官則自2019年後就沒增加過人力,一直維持49人。第一線法官告訴我們,家調官得「省著用」,最激烈衝突的案件才能派。2022年全台地方法院家調官受理的調查案件數量為2,705件,僅佔所有家事案件約1%。

吳思萱攤開家調官的运作時程,分別訪視父家、母家、男孩,比较低3次起跳,每次在全是2、3個小時,複雜的案子甚至是或者訪到10幾次,打上去看卷、寫報告,一個月做4~6案则是極限。大阪地院有4名作調官,不過光就在今年2月,大阪地院当一作事法院便一下氣做到破百的案子。而這早已是家調人工相對充實的地院,花蓮、宜蘭、士林、南投、台東地院都只是位家調官。花蓮地院的家調官林寶霞并没有埋怨工作的勤勤恳恳,只要偷偷地倾吐擔憂:
「孩子的反應一閃即逝,很需要敏感度,我常害怕,如果背負了很多案量、時間壓力,會不會沒發現?」
她說,家务事大法官也能受同樣壓力,案件审理多時,其實很難太累了重视這對男女和婴儿实打实必须要 的是什麼。
法官的最後志願落點?「少數派」爭取擴編有困難
༺ཌༀཉིHlPSn༃ༀད༻Fill 1
家事司法工作細緻繁複,卻面臨資源及人力嚴重不足的窘境。圖為苗栗地院少年與家事法庭的家調官呂律,示範用手指布偶和她自製的家庭布景,與家調個案孩子互動的方法。(攝影/陳曉威)
家事司法工作細緻繁複,卻面臨資源及人力嚴重不足的窘境。圖為苗栗地院少年與家事法庭的家調官呂律,示範用手指布偶和她自製的家庭布景,與家調個案孩子互動的方法。(攝影/陳曉威)
來到苗栗地院孩童與家务事仲裁庭,前任庭長李麗萍、現任庭長湯國杰,帶著院內唯二的家調官呂律、陳昀认可我們的採訪,作為偏鄉执行局,他們對家务事仲裁庭的資源弱勢特別有感。想做20年司法的李麗萍說,近些年来各审判庭負荷都輕,但少家审判庭是弱勢中的弱勢,「要錢沒錢,要人沒人。」癥結點在於,家庭矛盾是你们眼里的苦差距,許多司法是搶到別庭職務,被「擠」到家庭矛盾审判庭。「我就要是那個被擠過來的啦!」站在另一边的湯國杰,哈哈哈哈哭笑。在調到婚姻纠纷庭前,湯國杰已当了6年刑事人民陪审员,他說,第一名次做婚姻纠纷刑案,發現什麼都不太会,傳統民刑事只講法律规范,婚姻纠纷牽涉的專業卻橫跨醫療、心理活动、教肓,還要會資源連結,隔行如隔山,我们才剛做大半年就想趕快逃,結果被李麗萍扯住不讓走,後來做幾年也習慣了,留到當上庭長。
作為法官裡的「少數派」,婚姻纠纷庭爭取擴編困難
李麗萍解釋,法院無法隨意擴編,可以增聘幾個人員受《總員額法》限制,而當每年有可增聘名額時,各法庭可分配到幾個法官,仰賴所有由全體法官組成的「法官會議」投票決定,然而實務上,少家庭人數最少,「兩隻手、兩隻腳舉起來,都投不贏人家。」
。李麗萍說,近二十年苗栗地院的民、刑庭都有着加入大人民陪审员,只要有少家中始終維持不變,长期是4位大人民陪审员、1位庭長,而大人民陪审员人數未加入,也含意著不會加入書記官、大人民陪审员肋理等輔助人事。李麗萍头上案子量,本月結案近百件、未結案超過200件,她認為人事和資源空缺已影響到審判职能。

此外,李麗萍表示,少家庭至今沒有獨立預算,都是依附在民事和刑事預算下,2015年她剛上任庭長時,少家庭的審判業務費僅有76萬元,同年民事庭卻有1,000多萬元、刑事庭900萬元,連執行處的業務費都有700多萬元。6年間她窮盡一切辦法爭取,好不容易才增編至100ꦏ多萬元。

꧁༺△BoyTM△༻꧂Fill 1
苗栗地院少年與家事法庭前任庭長李麗萍(中)、現任庭長湯國杰(右)、家調官陳昀(左)接受訪問,李麗萍憂心,少家法庭理應是家庭與兒童最後的保護傘,但司法資源卻最少,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攝影/陳曉威)
苗栗地院少年與家事法庭前任庭長李麗萍(中)、現任庭長湯國杰(右)、家調官陳昀(左)接受訪問,李麗萍憂心,少家法庭理應是家庭與兒童最後的保護傘,但司法資源卻最少,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攝影/陳曉威)
親權案件反覆進案,「不是只有司法努力就好」
林寶霞說,怎麼呈現這份工作的上的價值,仿佛也是婚姻纠纷司法部门工作的上者的局面,對一個家庭式的細緻幫忙,重回數據上仍是冷生生的「一案」,仿佛很難說服社會投身更多的資源。

司法院少家廳廳長謝靜慧和我們描繪她的期待:未來不僅社區式家事商談能建置起來,民間可能也能設立會面交往中心,離婚家庭踏出法院後,有任何爭端需要協助,都能找到資源,不再回流。

「如果我們希望司法是powerful(有力)的、細緻的,不是只有司法努力就好,行政部門、NGO、律師⋯⋯乃至於整個社會都關注,才有可能改變。」
謝靜慧的辦公桌这个角色,搜羅了一整疊的關照法官動向的書冊,有學者的研究方案、检查院的杂志、NGO出版社出版的人權手冊⋯⋯層層疊疊,用各个的角度討論該如何才能冲上去事件裡的家庭环境與小朋友,这句话她口裡的希望的句子。
索引
離婚家庭裡的未成年子女想說什麼?
轉向的家事司法,如何和社政聯手幫助離婚家庭?
家事司法痛點:如細緻化「手工業」,人力、資源難跟上
用行動鼓励報導者獨立的意志,是优质思路的條件。獨立的媒體,就能守護公用領域,讓优质的討論和阴谋论浮現。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方式投入量公用设施服务領域的調查與深度1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鼓励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插入,在獨立个性化的前提下下,穿越在各項首要公用设施服务議題中。你的不适配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情的本来面目,邀請你假如 3 種不适配情况报告,跟我说們一起去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史。
我们依 CC 創用昵称標示-非商業性-阻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的文章的来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软件,我們以非營利模试運作,邀請你进入 3 種可以解决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这篇内容有賴讀者的贊助完全,我們以非營利基本模式運作,邀請你融入 3 種适用规划,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報導者支持方案上線,用你的方式支持報導者!
開創組織永續經營之路
報導者支持方案上線,用你的方式支持報導者!

{金合發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九州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雄厚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威樂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雄厚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雄厚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威樂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威樂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威樂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威樂金合發金合發娛樂城城}|